访深圳市政府开展研讨中心主任吴思康

  日前,由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万博新经济研讨 院和第一财经研讨 院联合发布的全国经济总量前100城市营商环境指数榜单出炉。其间 ,深圳名列前茅。而此前,包括普华永道、中央电视台也曾发布关于营商环境的榜单,深圳也多处于榜单前列。

  那么,在全国各地纷乱 注重 营商环境优化的大布景 下,深圳缘何能确保抢先 方位 ?深圳究竟做对了什么? 就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深圳市政府开展 研讨 中心主任吴思康,求解深圳营商环境优化的经历 。论坛上,吴思康总结了深圳营商环境投资的热度、法治的力度、人才的满意度、立异 的活跃度、“国际+”的高度等“五个维度”,而“真落实”“市场化”“全体系”,是从更多层面对深圳营商环境的解读。

  从“说到”至“做到”,确保政策真正落地

  《金融时报》记者: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十分 注重 营商环境的优化。您认为,在这方面深圳做对了什么?有哪些经历 值得推广?

  吴思康:我认为,深圳成功的要害 是快速、精确 、发明 性地落实中央的政策精力 。假如 你细心 品读深圳发布的“营商环境改革20条”就会发现,我们不是简略 “复读”了中央文件的原则性内容,而是结合深圳的实践 状况 ,把文件细化成一条条可执行、可查验 的政策要求和工作方案。

  例如,中央强调要保护企业家产业 权,其间 要做到“三区分”,即个人产业 和企业法人产业 、涉案人员个人产业 和家庭成员产业 、合法产业 和违法所得的分别。这个方向明确了,但是 究竟要怎么做呢?有些当地 可能只是开会、传达文件精力 ,但没有详细 的施行 细则,这个精力 就落实不了。一旦企业卷入一件小事后,假如 简略 粗犷 悉数 封账,那么这个企业可能因此而资金链断裂,外部也会觉得这个企业可能遇到大问题了,这就会让原本的小问题变成大麻烦,乃至 毁掉一个企业。

  因此,深圳提出要“率先制定施行 细则”。比如,区分的规范 是什么?政法委牵头,公安、检察院、法院在办案过程中怎么 区分和判定,要制定详细 的规范 、细则和程序。不然 ,假如 仍是 照搬中央文件华夏 则性表述,就没有方法 落地,而企业权益也没法有用 保护,优化营商环境的方针 就无法完成 。

  牢牢把握 住市场化方向,构成 多赢局势

  《金融时报》记者:深圳在制定这些可执行的细则时,除了断 合本地实践 状况 进行分析,还有哪些要点?

  吴思康:一直 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至为重要。

  比如担保事务 ,其实很多当地 都开展过,但是 因为 体制机制管理等不足,可能运作一年两年就会呈现 很多坏账。而深圳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中心最初的启动资金也只有一亿元,但后来就越做越大,朝着几十亿元、上百亿元的规模开展 。这一机制之所以能成功,最重要的是因为它从设立之初,在制定管理原则 、设定查核 规范 等时,就遵循了市场逻辑。再加上市场环境不错,因此可以良性开展 。

  《金融时报》记者:您能再举一两个详细 例子吗?市场化原则是怎么 体现的?

  吴思康:比如,上一年 ,深圳为了解决股权质押过高的问题,政府不管不论 肯定是不对的,以什么方式撑持企业?我们是通过国有控股企业筹集了150亿元资金,再联合社会资本250亿元,一起以债款 、股权等给企业注资,化解了企业的困难。整个过程都是商业化运作,现在这些资金都现已 安全回笼,并且 还有收益。企业也得到了平稳的开展 。

  《金融时报》记者:在详细 撑持企业的选择上,政府是否把握 话语权?

  吴思康:做这件事情本身是政府决策,政府规则 方向和原则,但详细 撑持哪一个 项目是由企业和市场抉择 的。比如撑持高新技能 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开展 ,创投机构和基金就在这个规模 内,选择详细 的项目。这个项目要通过 企业尽职调查、项目评审等市场化机制来抉择 。在制定执行的规范 和指标查核 时,每一个环节都是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方向的。

  全体系的金融撑持,更好助力中小企业

  《金融时报》记者:当时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直是企业开展 的“痛点”地点 ,深圳在这方面有哪些值得推广的经历 呢?

  吴思康:客观来看,全球规模 内中小企业的融资往往都是困难的,他们主要依靠直接融资。这是符合 规律的。

  而深圳的优势在于,我们的金融撑持体系比较完善。

  对草创 企业的撑持,政府主要是设立了天使投资引导基金,补齐创业投资短板,助力种子期、草创 期企业开展 ,首期规模为人民币5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