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渔民家庭遇海难堕入窘境 爱心市民愿伸援手

靠海吃海的渔民,有的发家致富,有的衣食无忧,也有的遭遇事故留下残损 的家庭。

三个儿子在海难中丧生

84岁老渔民心痛了一辈子

王财富是一位老渔民,22岁出海,在海上作业8年。

那时渔民都在近海捕鱼,去一趟岱山县,来回五六天。船是木头的,摇橹的那种,船小怕风波 ,一般是两艘船一同 出海,能彼此 照应。

出海前,王财富在家种田,看牛,年岁 逐渐 大了,要准备成家立业了,就去帮人打鱼,攒点钱,“都说打鱼好,种田苦。”

三十岁那年,王财富有了大儿子,他想多赚点钱,出海勤,有一次碰到了事故。那年的阴历 十一月廿七,正午 时分两艘船出海,风波 很大。捕捞作业时,一个浪迎头 打来,船翻了,王财富落水。

水酷寒,他不会游水 ,只能抱着船舷,所幸被附近 驻地的解放军救起。几十年曾经 了,王财富仍然 记得是解放军帮他烘干衣服的事。

两艘船上11个人,4人遇难。其间 有一对父子和王财富同村。“儿子落水了,父亲去救,一个浪硬生生打在头上,两人都上不来了。”他回忆。

这次事故后,王财富再不敢出海了,一说起大海,王财富就难过,因为他三个儿子都被大海吞噬。

三个儿子是他和老伴这辈子的痛。

说起儿子,他抹着眼泪说,“早知道让我那次死了算了,儿子让他妈带大,也不会同意他出海,也不会出事了。”

王财富的妻子78岁的金英娣,默默洗完衣服,翻出儿子照片给我们看。

“二儿子其实不常出海,也不喜欢出海。他之前是开货车的,收入也不错,真实 不该走这条路(出海)。”金英娣说。

白叟 有四个孩子,三儿一女。1996年,女婿家买了船,不怎么赚钱,劝小舅子们去帮忙。第一次出海就出事了,女婿被救了,二儿子和小儿子走了。二儿子留下了一个9岁女儿,小儿子还没成婚 。

当时,船上没买保险,船出事后也没有赔偿。“手心手背都是肉。”白叟 说,事后女婿改行了,也没人再提起赔偿的事。

大儿子有一段时间不敢下海。家里有两个女儿要养,他狠了狠心,又出海去了。2000年,大儿子在帮人打鱼时遇难。

金英娣说,儿子们出事那几年,她天天哭,眼睛都哭痛了。大儿子的两个女儿,被孩子母亲带到石浦镇去读书了;二儿子的女儿从小和他们日子 在一同 ,祖孙三人相依为命。

王财富是低保户,平时以卖菜为生。早上5点多起床,去一公里外的菜地,给种下的桔子、蚕豆、番茄打农药,差不多十一二点回家,中饭爱喝点酒。“曾经 喝整坛的老酒,现在条件好了,就买加饭酒喝。”他正午 休憩 后,下战书 继续去地里干活。

近年,王财富视听力越来越差,连卖菜都看不清秤,天一黑路也都看不清。现在,他也不去卖菜了。他说,等来年小孙女有工作了,他就能够 不种地了。

孙女本年 23岁,现是宁波工程学院一名大三学生,她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王财富说,一家人看到了期望 。

双胞胎女儿被确诊为肝硬化

仁慈 母亲的天塌了

宁波鹤浦镇小南田村的葛晓娇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丈夫遭遇海难,她既当爹又当妈,拉扯孩子,守护家庭。

终于,大女儿参加了工作,家里有了盼头,不幸再次降临这个家庭,读初中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先后被确诊为严峻 肝病,状况 危急,在上海一家医院救治。

葛晓娇上一年 盖了新房,和三个女儿挤在一个房间的日子,终于完毕 了。

“之前就一层,住了20多年,后来在亲朋老友 的协助 下,才盖起了新房。”葛晓娇22岁的大女儿中专毕业后,在镇上医院当护士,也有了自己的单独房间,一家人都很快乐 。

但不幸很快又降临在这个家庭。

本年 2月的一天,葛晓娇本来要出海捡蛏子,忘了带下海用的防水裤,折回家拿。就看到双胞胎中的姐姐倒在地上,鼻血直流,人昏死曾经 了。听到求救声,街坊 卢长根赶忙 跑来,抱起孩子跑向医院。

葛晓娇随后带着女儿去了宁波、杭州、上海医治 ,在上海一家医院,孩子被确诊为肝硬化和肝腹水。

葛晓娇去上海前,街坊 特别 问她要了银行账号,告诉 她:要是钱不行 了打电 话回来,咱们会帮忙筹钱。

患病的女儿本年 15岁,读初中二年级。

葛晓娇不会说普通话,识字不多,在上海看病,全赖 外甥女王依帮忙打理。

王依疼爱 阿姨 ,“阿姨 才40多岁,看上去不像那个年岁 的人,医院里的人都把她当成孩子外婆。在医院里,她每天都哭,饭也吃不下。”

“我妈妈压力很大。”大女儿何怡说,父亲走时,双胞胎妹妹只有3岁,自己10岁。妈妈向来 不提爸爸的事,她们也不敢问。

爸爸去世 后,何怡俄然 长大了,她跟着妈妈葛晓娇学会了做饭、洗菜、烧菜、洗衣服,妈妈出门干活后,她也担起照顾妹妹重担 。